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一部“广场舞百姓”纪录片:生活辛苦,不如跳舞_社会

发布日期:2020-06-09 02:35   来源:未知   阅读:

在中国,几乎每座城市,都会有这样一个广场,有这样一群人,无论风雨,他们每天在这里聚集。据统计,我国跳舞之众达到8000万到1亿,广场舞俨然成为了中国第一运动。

央视记者历经一年多的时间跟踪纪录了天津三位跳广场舞的普通百姓的故事,用纪实影像耐心地记录了处于转型期的中国普通百姓如何打造和重建自己的精神世界。尽管生活艰难,他们拼尽全力也无法让自己的生活有更大改变,但他们并没有放弃对精神世界的向往,没有放弃对广场舞的热爱。

纪实:三位热爱跳广场舞老百姓的背后

熊姐:46岁,和丈夫一起在天津卖早点,无论春夏秋冬,每天凌晨2点起床开始干活儿,一直到中午11点左右才能休息一会儿,下午3点又得起床,为第二天的早点做准备,每天,夫妇二人的生活就是这样周而复始地重复,至2015年,他们已经在天津生活了15年。

△熊姐及其丈夫 ,为第二天的早餐做准备。

2015年,熊姐夫妇遇到了新的问题,他们的小儿子作为留守儿童,已经独自在老家生活了三年,现在已经上高二了,面临高考,随着孩子成绩的起伏不定,熊姐夫妇二人的心绪也一直起伏不定,这个新问题导致他们在2016年春节之后离开了天津。

△熊姐

杨乐:48岁,家庭负担非常重,丈夫因工伤身体不好,需要照顾,90岁的公公婆婆也需要照顾;除此之外,杨乐还面临着欠薪问题。杨乐曾经是天津市凯悦饭店的服务员,这也是天津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因宾馆倒闭转产,杨乐下岗了,至2016年2月,杨乐的工资已停发19个月,为此杨乐一直与相关部门沟通。

△杨乐和她丈夫

为了维持家庭生计,杨乐从2015年10月起,开始做保姆的工作,但这份工作很不稳定,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杨乐先后换了四个雇主,2016年3月,她开始在第五个雇主家做保姆,才相对稳定下来。但她工资的事情最终是否能够得到解决还是一个未知数。

△杨乐

周师傅:50岁,广场舞队伍里为数不多的男性队员之一,周师傅跳得不错,还担任队长,负责队伍的组织工作。周师傅是天津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在天津开出租车已经有七八年了。

△周师傅

2015年10月,受网约车的影响,天津出租车车牌开始降价,周师傅开的这辆出租车的车主把车卖了,周师傅因此失业了。失业后,周师傅打算卖掉自己留给女儿的房子,买一辆出租车,但是几经咨询,他选择了开滴滴快车。

两个小时舞蹈 是他们生活中的亮光

三个人物,每个人都要面对生活中大大小小的问题,但这些都没有阻止他们对广场舞的热爱。每天两个小时的舞蹈,是他们生活中的亮光,因为只有在跳舞的时候,他们能够忘掉所有的烦恼,把身心的重压都释放出来。

广场舞大妈这个群体,因为噪音扰民等问题,曾经饱受诟病。也许我们需要换一个角度,重新解读"广场舞大妈"这个群体。